一光年

[读书笔记-活着] 生活给你什么,你便接受什么

2019.07.25

闲来无事,重读了一遍余华的《活着》。

上次读大约在十五年前,一个一心念书涉世未深的高中生第一次捧起余华的三部曲。惊叹于作者用朴实无华的文字,不动声色地描述了一个个平凡人跌宕起伏的命运。

从旁人视角看,福贵的一生毫无疑问是一场悲剧。从年少轻狂的地主小少爷,到与老牛为伴孤苦终老,他的人生轨迹是完完全全的高开低走。

每当生活稍有安定,以为手中的蛋会变成鸡,鸡会变成羊时,厄运便无情的再次降临,将他对生活的希望打碎。输给龙二的那天,他输掉了祖上传下来的一百亩田,但上天给他开的玩笑才刚刚开始。真正的一无所有,不是祖上传下来的羊变成了鸡,而是失去身边的每一个亲友,被剥夺和他们的所有联系。

亲朋无一字,老病有孤舟。活到最后,每一个读者都会感受到福贵茕茕孑立的荒芜感,这种失去了所有的物质财富与精神寄托后,对人生玩笑的憎恨与无奈。书里的那一头,福贵却悠闲的唱起了民谣:

皇帝招我做女婿,路远迢迢我不去。

如果说人的一生过的是起起伏伏,那么福贵的一生每一次起都成为了更大的伏的注脚。历经挫折和打击,他的从容和坦然,他对得失的不计较,都让他的人生显得格外不同。

青年送父母,中年丧妻子,老年失孤孙,亲离死别的苦,福贵一个也没有躲过,但他对待生活的态度却越来越坦然。他选择直面自己的命运,并没有去讨伐老天的不公。

《活着》中的“我”曾说,尽管有很多老人也有很多精彩的故事,但从来没有一个老人像福贵一样,仍然记得自己生命中每一时每一刻的触动。他不是普通的老头子,他把自己活成了一本书。时光在他的生命里并没有流走,却好像沙粒一般沉淀了下来。

生活给你什么,你便接受什么,无论它是掠夺还是馈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