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晚上给汤圆洗完澡后,是我们父子的亲子阅读时间。两人一个读一个听,把四本童话书的故事反反复复的读了几遍。

汤圆最爱听的是安徒生童话里的梦神。这个梦神能够到小男孩的梦里去陪他玩耍,也让他明白了一些做事认真、爱护动物的事理。对于这类寓教于乐的故事,汤圆爱听我自然是非常乐意,每天都不厌其烦的去讲一遍。

最近,他又爱上了龟兔赛跑的故事。从故事中学到了道理,他也常常告诫我和妈妈,做事情不能骄傲,要保持谦虚的态度。

看到他这样煞有介事的”教育“我,我表情一片平静诚恳,内心里却多少有股压抑不住想笑的冲动。所有我讲给他的道理,他都拿来对付我,真不知是我在教育他还是他在教育我。

我从小不是故事堆里长大了,极不擅长讲故事。自信心不足,在加上学理工科的原因,讲起故事来干瘪无味,讲述中缺少细节,更谈不上生动。汤圆妈妈就常常说我,讲一件事情连自己都觉得没意思,怎么会让别人感兴趣。

我一直很感激汤圆给我这样的机会。在亲子阅读最初的那段时间,他竟然能够忍受他老爸枯燥无味如白开水般的讲述。他不知道,他那双清澈明亮的眼镜里闪射出的目光,就像照明灯一样放大了他老爸的乏味和尴尬。

挺过了最初那段尴尬期后,我终于有了一点点讲故事的感觉。从照本宣科逐字逐句的阅读,到脱离故事书尽情想象和扩展情节,虽然还谈不上引人入胜,但父子俩已然打开了一个想象的世界。

在我的眼里,他反而像一个循循善诱的老师,鼓励我说出任何想说的话,让我去丰富我讲述时的表情和语调,组织更生动的语言去描述一个想象中的世界。

在亲子阅读这件事情上,我学到的比他学到的要更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