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中国的名山,素有“五岳归来不看山,黄山归来不看岳”的说法。

这两句并非出自徐霞客之笔,乃某无名氏假借徐之名所杜撰的。虽然是杜撰,天下第一背包族的确有过“薄海内外之名山,无如徽之黄山。登黄山,天下无山,观止矣!”的点评。将海内外名山的风头尽数盖过,徐霞客对黄山的评价不可谓不高。

而在我亲身爬过这雄奇峻险的名胜大山之后,黄山的确也在我的小小榜单上爬到了第一位。

黄山之名出自四奇:奇松、怪石、云海和温泉。单论这四项,每一项国内都有数得上名号的名山。例如泰山的望人松,庐山的云海等都闻名遐迩。

然而在黄山,这四项能够完美的结合在一起。例如奇松和怪石。

黄山的地质非常特别,山体主要以花岗石组成,坚硬异常。松树种子却总能在缝隙间找到生长的空间,又因为环境之艰苦,生长速度异常之缓慢。最著名的迎客松,其树龄已达上千年。在其挺拔的树干下面,是数倍长于树干顽强伸展的树根。

这种韧性和钻劲让其独树一帜,为之一奇。

黄山真正让我为之倾倒的,是它的云海。

从山底起步,一步一步向上爬。从最初的阴天白云,到渐渐没入其中云雾缭绕,再到离境而上俯瞰云海,大自然的精妙与壮阔令人赞叹。更令人称赞的,是这段绝望中生出更多希望的攀登之旅给人带来的震撼。

临近中午,我们才从前山慈光寺开始登山,起初以为不过三小时即可到达光明顶的酒店。十二月底时处淡季,游客数连平日的十分之一都不到。于是两人一路看看风景哼哼歌,以为牵着手拍着照,轻轻松松到酒店,第二日看了日出后再顺利下山。计划不可谓不完美,困难也来得猝不及防。

第一个困难,是沉重的背包。

爬山前搜索过网络上的相关游记,山上的餐饮价格昂贵且品质不如人意,所以我们带了不少的方面食品。另外再加上雨衣鞋套和添置衣服等其它物品,两人各自背了一个二十斤以上的背包。

山下有送行李上山的轿夫,不过刚踏上上山路的我们总是有些骄傲,这等服务自然不会需要。况且我们平时也有在健身房锻炼,自认体力并不比常人有差。

然而在三个小时的抬腿训练以后,我们开始无比痛恨当初的骄傲和轻敌。对于登山这项运动,时间和重力就是攀登者的天敌,它们会放大每一个错误,直到我们的意志力崩溃。于是我们只能默背几句《孟子》来安慰自己。

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。

第二个困难,是对导航的沮丧。

上下山时,我们对来往陌生人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:“还有多长时间?”

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也是各种各样。有人很轻松的说还有两小时,有人说自己已经爬了半天。上山的人说还早着呢,下山的人告诉你拐个弯就到,然后留给我们一个背影和一声坏笑。

前山的路多是陡坡长阶,往往看不到头,爬过一段还有一段。我们的预期也一次次被打乱。从最开始的三小时到顶,到四小时入酒店,再到五小时赶天黑前到达。体力在一点点被耗尽,石阶却似乎永远在一级级延展,沮丧的感觉隐隐浮上了心头。

靠前人之路终是不靠谱,想起百度导航的妙用。打开App一看,距离不过一千米。心情于是振奋了不少,脚步也轻快了一些,重新开始哼起了歌。就这么又走了半小时,再看看手机,错愕发现导航仅仅往前推进了200米,两人面面相觑不禁开始怀疑人生。

于是我小小测试了一下,看这个导航是否准确。发现一段并不短的上山台阶,在地图上的距离按比例算竟然只有五米。我这才意识到,这个百度导航如果能出个3D的版本,该是多么大的福利啊。

这就是地图上的5米

原来在黄山,别人口中的时间和导航图上的距离,都只是不甚准确的安慰罢了。

第三个困难,是身处迷雾的茫然。

这次来黄山的时机并不是最好。虽看到了云海,但仅仅约半小时时间。很快茫茫白雾就将山间松林环绕,我们再次从云上坠入云间。

云雾环绕的山林间,的确如仙境一般。神仙伴侣仿佛降临人间,感受着天与地的气息和神韵,聆听着大自然的呼吸和脉动。但对于爬了三小时黄山的神仙则什么也感觉不到。

空气便被浓郁的白雾所充盈。虽然没有到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,但五米之外再无身影,声音也被隔绝了一般。我们仿佛走进了寂静岭的世界,周遭的一切都是静悄悄的,耳中所能听见的唯有脚步和呼吸声,还有越来越大的风声。

如果再多点积雪,这里的意境足可以拍《神雕》。几段石阶,一建古亭,风雪中两个身影依偎而行。然而现实中没有雪,我们识得路却不知路还有多长。在迷雾中穿行一个时辰,天地间的人却仿佛全部消失了一般。没有侠侣的武功,两人的脚步沉重,心情也渐渐忐忑起来。

又走了将近半小时,天色已近昏暗,终于在前路看到了一点幽暗的灯光,两人的心才踏实了下来。然而又有些后怕:如果还有一小时的路,心底会不会泛起恐惧呢?

徐霞客当初是怎么走过这段路的?

按照我的恶意揣测,这是一个团队才能完成的工作。徐霞客作为史上最著名的背包客,他一定有自己的品牌意识。他的背后,也一定有一个团队的支持。

然而即使他不是一个人,有随从有伴童,这上山之路依然艰难无比。

古时少有完好石阶、石亭和石栏,也不会有沿路的补给。他也不会有旅游鞋和护膝,不会有功能运动饮料。到了阴雨天,湿滑泥泞的路面更是让人苦不堪言。山林里会有野猴和山熊的骚扰和威胁,以及面临的食物的短缺。

为了满足自己纯粹的好玩心,这家伙竟然丝毫不介意山路的崎岖险阻。作为一个背包客,他的确有资格成为了史上第一大游玩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