指甲大作战

指甲大作战

Scroll Down

从小到大,我有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却羞于见人的毛病:啃指甲。这个毛病从我记事起就一直跟着,直到三十多岁仍像块橡皮糖似的甩也甩不到。

别人啃指甲,大多是把凸出手指肉的那一部分指甲盖吭掉,留下凹凹凸凸不平整的指甲边缘。但我对自己特别狠,有时整个指甲盖能啃去百分之八十,露出红嫩又恐怖的皮肉出来。这场景别人看起来异常恐怖,我却早已习以为常。因为我啃了又长长了又啃,从秃到满的过程来来回回也观察过不下几十遍了。

这习惯起初是怎么养成的,我自己不是特别清楚,也不好意思问家里老母。于是我就特意观察了汤圆的表现。他在口欲期里也经常吮手指或抠指甲,但始终没有发展到啃指甲的阶段。我定心的同时也更对小时候的自己感到疑惑了。

小时候的我啃指甲并不避讳谁,就像汤圆吮手指的那个过程,也许大人认为这个阶段过去就好了。但没想这个习惯一直纠正不过来,不仅改不掉,还越来越严重。

有一次我爸看不过去,逮住我的小拇指放桌上,像切肉一般作势用切我的手指,把我下个半死。我再也没有当着他们的面啃指甲,但在私底下或者是学校里却啃得更起劲儿,尤其是我看到班里还有其他同学有跟我一样的毛病。

到了六年级,估计班主任也觉得有碍观瞻,一次早会上当众点了我和另外一位同学的名字。那时真尴尬,还是全校的早会,隔壁班一双双明亮的眼睛仿佛一束束激光般直射我的手指,感觉真的跟灼伤般热的发烫。

从那时起,啃指甲的毛病就更隐蔽了。我也深知啃秃的指甲很难看,在人前始终是紧握着拳头,不肯拿指甲示人。

当我开始懂事,想要改掉这个坏习惯时,发现它已经成为了我身体的一部分。而要改变自己,何其困难。

从十几岁的少年到三十五岁,每年我至少有五次改掉这个臭毛病的冲动,五次冲动里往往会产生两次行动。这么算下来,二十年时间,我至少尝试过四十次向恶习发起冲锋,却都无一例外的以失败告终。这四十次失败,经验教训一大堆,都无碍于下一次的继续失败。

不论是屡败屡战,还是屡战屡败,事实一直都没有改变。

有时候我也会拿一锅鸡汤灌醉自己:你之所以戒不掉,是因为你还不够坚定,BALABALA。于是指定计划,每日检查,妄图一鼓作气消灭敌人。可往往敌人还没有被消灭,我的气却已经消散了。

后来,我了解到这是意志力的问题。精神力量和身体力量一个道理,你没有练过卧推,你能一开始就推100公斤吗?如果你没有持续的锻炼自己的意志力,你能轻而易举的养成一个好习惯吗?

需要练习,需要耐心!这是我喝过的最有营养的鸡汤之一。急于求成的结果,往往是速败和脆败。这两年,我继续尝试着戒掉坏习惯,但不再怀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态,去试图搞一个大新闻。

我开始淡化“抗争”的心态,努力去做到“遗忘”。如果当初治好失眠一样,不把它看作是敌人去对抗,而通过转移注意力让他从我的世界消失。日拱一卒,日进一里,积小胜为大胜。这两年的指甲大作战虽仍然以失败告终,但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,战果也越来越喜人。

终于,在三十五岁生日来临之前,我感觉到这个恶习已经离我远去。戒掉啃指甲习惯,这个连续制定了五年的年度目标,终于有希望被我完成。